阅读新闻

聪明小伙子买来配件组装钢珠枪 结果是聪明反被误

发布日期:2019-09-10 01:5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90后小伙儿张斌(化名)在榆次打工,在网上买生活用品时,店家的一句话引起他的注意,“此配件不可组装打鸟。”张斌感了兴趣,东西买回来后,他竟摸索着,自己组装了一把长约90厘米的自制式钢珠枪。

  枪组装好,带着枪打了墙和鸟,把打中的鸟还煲了汤喝。同样是90后的工友魏宏(化名)觉得好奇,也以同样的方式组装了另外一把长约90厘米的自制式钢珠枪。

  8月25日9时许,两人把组装好的两把枪和1326枚钢珠子弹装进一个编织袋里,走上榆次安宁桥附近的铁路防护网内,被太原铁路公安处榆次车站派出所巡线民警王新河及同事发现。

  太原铁路公安处榆次车站派出所巡线民警王新河介绍,当时,两名穿着拖鞋的男子从榆次安宁桥下面的台阶上到了安宁桥上,然后顺着西边的一条小路进了铁路防护网里面,手中拎着一个编织袋,慢悠悠地走在石太上行线的铁轨旁。这一举动引起了巡线民警的注意,当即拦住两人,告诉他们不允许擅自进入铁路防护网内。

  民警发现两人神情特别不自然,刻意把手里的编织袋往身后藏了藏,打开编织袋一检查,发现里面放着两把长约90厘米的自制式钢珠枪,在一个茶叶盒子里放着1326枚钢珠子弹。

  在太原铁路公安处榆次车站派出所,记者见到两名男子,21岁的张斌和19岁的魏宏,都是四川人,在榆次的工地上都是做木工。

  张斌初中毕业后就一直在外打工,今年3月份来到榆次,孩子刚一岁。说起老婆和孩子,张斌低下了头,说他特后悔,不知道不让组装枪。

  为什么会想到组装枪,张斌说,半个月前,他在网上要买某个生活用品,店家的一句话引起了他的注意,“此配件不可组装打鸟。”张斌说,这句话的意思就是此配件可组装打鸟,而能打鸟的工具就是枪。

  在他的老家,到处都是大山,村里很多人都有枪,带着在山上打野味。网上这句话引起了他的注意,在网上查找组装枪所需的配件,又在不同的地方买了配件。“我觉得挺好装的,在网上看了些资料,也就装了一个小时就闹好了。”张斌说,带着装好的枪,他在工地里对着墙打,后来又打停在电线和树上的鸟,还真打中了一只。

  说起打中的那只鸟,张斌的声音一下高了起来,说特别兴奋。而他打中了鸟的翅膀,掉在地上的鸟并没有死,他还把打中的鸟煲了汤,他的老婆喝了口,自己却没喝。问及原因,张斌沉默了。

  看到他用组装好的枪打中鸟,同样是90后的魏宏动了心。“他问我怎么买的,工棚里就我俩年龄最小,其他的4个人年龄都稍大些。”张斌说。

  小两岁的魏宏更显稚嫩,“看到他(张斌)用枪打鸟,我觉得好玩,也想弄一把,他告我要买哪些配件,我就自己在网上找。”魏宏说,8月10日他在网上买了配件,组装好了枪。

  魏宏说,在工地里打过几次停在树上的鸟,打中过一次,当时鸟掉在地上就死了,他把死了的鸟给埋了,“我就是练枪看准不准。”

  民警让魏宏描述枪的特征时,他描述得特别清楚,就连50米远的射程也脱口而出。

  问及是否知道非法持有违法时?魏宏说知道一点,问知道哪一点时,回答顶多就是没收。

  张斌和魏宏都是90后,他们平时除了在工地上干活,休息时最多的就是上网玩游戏、打牌、睡觉。对于新闻及一些基本的法律知识,他们并不关心,也不关注。

  8月25日,工地休息,张斌和魏宏就商量着去练枪,他们准备找个树木比较茂盛的地方打鸟。在看到榆次安宁桥上边的树木比较浓密后,他们就从安宁桥下面的台阶上到了安宁桥上,然后顺着西边的一条小路就进了铁路防护网里面。

  走在铁路护网内,他们一边观察树上有没有鸟,一边沿着铁路线走,就在此时被巡线的民警发现。

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》第32条明确规定,非法携带、弹药或者弩、匕首等国家规定的管制器具的,处五日以下拘留,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;情节较轻的,处警告或者二百元以下罚款。非法携带、弹药或者弩、匕首等国家规定的管制器具进入公共场所或者公共交通工具的,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,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。而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》第125条规定,非法制造、买卖、运输、邮寄、储存、弹药、爆炸物的,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;情节严重的,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、无期徒刑或者死刑。

  网上有人卖可自制的配件是否违法,民警说并不违法,因为这些配件在生活中还有其他用途。

  太原铁路公安处榆次车站派出所副所长王志刚边叹息边摇头,说太可惜了,俩小伙因为不懂法,购买配件自制,一错再错。

  更多猛料!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(xinlang-xinwen)。

  当公务员就不要想发财,想发财就不要当公务员。这是常识。全世界发了财乃至发了大财的人,都是生意做得大、业务做得强的人,没有哪个公务员能够靠当官拿薪水变得盆满钵满。

  犯下多种罪行的王杰何以至今才案发?原因在于披了件“公益助学”的外衣,蒙骗了很多人和部门。先是蒙骗了媒体。当地媒体没做深入调查,就冲其“公益助学”的善举,便不吝版面大肆报道其事迹,称其为“大山里的天使”,“人间阿波罗”,然后蒙骗了更多人。

  从朝韩两国国内来说,朴槿惠本人早些年曾以大国家党身份,赴平壤拜会过金正日,是韩国保守党内第一人,在南北问题上在野党没有像样的人选能挑战朴槿惠的政治地位。金正恩上台之后,还没有亲自进行过正式的外交活动,对韩方针也比较暧昧,需要给各界一个明确的信号。

  如今提倡改进会风,少开会,开短会,兰州市的这场听证会算得上是一个开短会的“标兵”。虽说把听证会开成“听涨会”的比比皆是,但像兰州市天然气价格听证会这样玩“快闪”的,还真不多见。就算是逢场作戏,也得有点演戏的专业精神啊。